笔趣阁 > 峨眉祖师 >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太宁之呵斥
????大道之争就是理念之争,罗天道果之争亦是此道理。

????太宁天尊想要让太乙在天之上的权柄减弱,同时诸天尊也确实是都觉得太乙在权利中心的影响力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故而他们不会明面上支持太宁,但是暗地里必然也是不会阻止他做这些事情的。

????如今的天尊阵营大约划分为四,太乙一方过于强势必然引起其他人的不满,如此为了达到平衡,在众强者允许之下,在默许之下的“有限削弱”,这种情况是必然会产生的。

????巨大的威严瞬间震动了鸿荒,天尊器的出现昭示着一位当世天尊已经完成了自己需要祭炼的东西,有了天尊器的天尊,威慑力大大增加,并且已经获取了世界的某种至高权柄。

????天尊把这种权柄封印在天尊器之中,以此来契合自己的道与法,以这样来增强自己的实力,同时更是加深自己对于这种“大道”的参悟与理解。

????轰隆——!

????无限无垠无边无际的轰鸣声传荡,地上的尘埃不断的跳跃,海中的波涛不断的升腾,山上滚石凄号着落下,山林中的鸟雀吓得纷纷飞上高天!

????乾坤都在震动,混沌也在澎湃!

????吱嘎嘎.....

????天道犁被扯动,无形的元气作为了“耕牛”,拉着这巨大的天尊兵器向前移动了半点。

????而后整个鸿荒中的元气,都被扰乱了!

????轻微的移动之下,所造成的后果是可怕的,六天洞渊大帝感觉到五气正在迅速远去,同时夕云大圣身上的魔气也在瞬间如山崩般溃散!

????泾河龙帝惊骇的看着天空,上面风云变幻,不知何时,已然是漫天遍世的雷霆电闪!

????咔嚓——!

????电光击中大地,山岳炸碎!

????天道正在把元气收拢,天地之内一切和灵挂钩的气息都被聚集在一处,如此自然就产生了恐怖的效应,然而这仅仅是那架天尊器稍稍动了一点点的结果而已!

????咚——!

????但是电光之下,有些战争已经在刹那分出了胜负!

????玉枪横贯,砸裂高天,渭泊龙帝从天空被打落,敲翻在地,神情狼狈至极!

????他肩头染血,大圣气息混乱逃逸,宁倾歌横枪在臂,尖端直接指向渭泊龙帝的眉心!

????“念你年老,不杀你性命,但要截断双手以示效尤!”

????宁倾歌手中玉枪向前进了一步,而渭泊龙帝勃然大怒:“孽龙!我就是死了,也不可能受到你这等羞辱!”

????宁倾歌冷笑:“你若是真的有死战之意,那之前你还跑什么?”

????渭泊嗔目欲裂,宁倾歌道:“那好,既然你一心求死,我便成全了你。”

????玉枪紧压,其实宁倾歌知道此时不可妄杀龙族大圣,事实上大圣也极其难杀,最多是重创而已,但此时打虎不用力,来日必被虎噬,龙庭如今已经对自己等人恨之入骨,必要追杀自己不死不休,如果不能让龙庭感觉到压力,他们就会不顾一切的追杀过来。

????自己总不可能永远不离开水母宫,而且今日不把事情解决,来日的麻烦更多!

????威严渐起,大圣伟力在此时倾泄而出!

????咚——!!!

????突然而来,突兀而来!

????宁倾歌被一股宏伟巨力掀翻,同时身上圣气陡然炸碎!

????天地元气在她的身边聚集,随后紊乱,导致她的力量在一瞬间陷入混乱,鸿荒的规矩仿佛被撕裂,一切根本之气都在暴动!

????天道犁向她这里倾斜了一下!

????咚——!!!

????又是一次重创!

????宁倾歌横飞出去,大口咳血,白皙的皮肤下渗出碧蓝的龙鳞,但是此时也被撕裂,好大一块不翼而飞,血肉模糊!

????“鸿钧老祖!你敢伤我峨眉门人!这已经违逆了三道主不得出手的规矩!”

????太华山上顿时爆发出一阵汹涌气浪,青女的圣压直接传递到紫霄宫中,而鸿钧老祖显形,走出宫门道:“华胥氏,你再看看,这是老夫的力量吗?”

????青女抬头,见到天道之中,有一点点渗透下来的地方,仿佛一个平整且尖锐的铲子。

????那是犁铧!

????浩大且恐怖的力量并没有掩饰,青女愤怒,质问道:“天尊不可下手参与鸿荒变故!”

????“这是当年二十四天尊至尊一起定下的规矩!太宁,你要做什么!”

????“放肆——!”

????天道之中传来淡淡的声音,且呵斥了青女:“区区一个化身神女,也敢对天尊无礼?”

????声音回荡九霄十地,青女只是听闻一阵声音,顿时感觉到胸口发闷,同时心中震惊起来,更是警惕不已!

????“太宁完成了天尊器,但没有想到他对于天者大道的理解深入了这么多!”

????青女感觉到压力,想要联系太乙,然而对方却没有反应。

????“李辟尘,你个傻子,怎么不回我?”

????她有些恼火,深吸口气:“你倒是能够摆谱,却不知道本事大不大!”

????轰——!

????太华山突然摇晃起来,仿佛有气运在扭曲这座人道圣山,青女立时震怒:“太宁!你想要做什么!”

????光芒震动,远方白帝与龙蛇关注此事,同时苍帝也出现,黄老君亦是如此。

????李长生、伏羲、女娲各在不同的方向,前者只是观望,后来两者则是随时准备进入太华山的管辖区域。

????天母在凌霄之上,祝融领燧皇在大庭中央,佛陀在西天灵鹫。

????玄冥天尊,东世天尊,太昭天尊,荡剑天尊,俱都在此时投去目光。

????东君的双眸炽烈无比,背对光芒,注视着正在“耀武扬威”的太宁天尊。

????眼看这个“联盟”内的大部分人物都出现了,太宁天尊的神情则显得有些很不愉快,他声音朗朗,呵斥道:“青女,你纵为太乙化身,但毕竟也只是大圣,我化身鸿钧见到太乙亦是恭敬,你却敢在我面前开口质问,这些是你能问的吗?”

????“你还不够资格!我在此方,所行所做,不容你质疑,且你言行无礼,却是堕了太乙名声!”

????青女神色冷漠,太宁天尊神色漠然,却是声音震彻天地鸿荒,对着受伤的宁倾歌道:“龙族五百年后入劫乃是天道定数,你如今杀他性命,哪怕伤他大半气运,都是不被允许的,你何德何能,可对他下此判决?这天道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若使你放肆下去,天道颜面无存,各位明鉴,我并没有随意插手人间之事,只是略作警告而已!”

????太宁天尊抖了下拂尘:“还是说,这天上之道,不是我太宁的道,而是太乙的道?连四位天尊都惊动了,小小一个水母,何至于此?”

????宁倾歌咳了一口血沫,身躯踉跄,而渭泊龙帝在短暂的愣住之后,紧跟着大吼欢喜!

????“天尊!哈哈哈,天尊眷顾!正是如此!”

????“孽龙!连天都不帮你,你还敢忤逆龙庭!即使龙庭要灭,也轮不到你来!”